分类 凤凰平台网址 下的文章

原标题:媒体:为何民营互联网企业成立党组织已呈井喷之势?

在互联网知识分享平台“知乎”上,一个关于ofo小黄车为什么成立党委的问题,吸引了很多人。提问者不知道的是,“知乎”也成立了党支部。

2017年,快手、美团点评、哔哩哔哩等新锐互联网企业纷纷成立党组织。而在此之前,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京东、新浪等互联网龙头企业,已经开启了党建之旅。这一现象,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自1994年正式接入互联网以来,20多年栉风沐雨,中国诞生了一批世界级互联网企业,全球互联网公司十强中国占四席。在建设网络强国背景下,我国互联网企业涌动“党建潮”,意义深远。

网企成立党组织呈井喷之势

去年七一前夕,网络直播平台“斗鱼”成立全国首家“网红党支部”。

紧随其后,共享单车知名企业ofo小黄车在其官方微博宣布成立党委,“相信在党的带领下,年轻的90后团队会更加努力,快速发展!”

从共享经济网络平台的滴滴、摩拜,到生活服务类平台的58集团、美团点评,再到电商类网企代表苏宁、小米,以及互联网金融企业91科技集团……近年来,互联网企业成立党组织渐呈井喷之势。

记者从中央网信办获悉,目前,全国百强互联网企业普遍建立了党组织。在拥有61万家互联网企业的北京,首都互联网协会专职副会长杨苏明显感受到,这两年,互联网企业的党建意识越来越强,几乎每周都会有企业上门申请成立党组织。来自浙江省委组织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浙江互联网企业党组织覆盖率超过65%,覆盖1.5万多家企业。

处于领军地位的BAT等互联网企业,十多年前已相继成立党组织,党建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2016年,腾讯公司党委还成为互联网企业中唯一的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

互联网企业大多是民营企业,为何纷纷拥抱党建?

记者在京东集团采访时了解到,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一直持有这种观点,“党员非常靠谱,他们身上有一种习惯性的出类拔萃,加强党建有利于促进企业健康发展。”目前,京东集团已拥有162个党支部约1.2万名党员。

“我大学就入党了,成立公司时‘向党靠拢’是出于对中国共产党天然的认同感,并没有考虑太多。”91科技集团刚成立时,所在园区问创始人许泽玮要不要成立党小组,他脱口就说:“要!”后来公司成立党支部,许泽玮自荐当支部书记。许泽玮这样的选择,在互联网行业的创业公司中有一定代表性。

党建“网”出新活力

“愿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愿伟大的祖国繁荣富强”“为十九大点赞,向着美好生活出发”……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ofo小黄车党委联合新华社等平台,推出“点赞十九大,中国强起来”系列公益互动活动。用户扫描二维码便可收听音频,在骑行中为十九大送上祝福。

互联网企业兴衰更替快、架构调整快、工作节奏快,员工年轻化、流动快、学历高,许多传统党建工作方法效果不理想。

面对这个无经验可循的新型党建形态,许多互联网企业发挥技术优势,党建工作“网”出了新活力。

腾讯公司党委委员、党办主任赖燕青介绍,在腾讯,每当有党员员工入职,公司党委研发的“党务管理信息系统”都会自动触发提醒。系统与人力资源部门后台互通,每天自动进行一次信息抓取,堪称识别党员的“法宝”。

百度党委开发了“智慧党建平台”,在移动端实现了党员身份识别、组织关系转接、证明自助开具等多项功能。党员指尖轻点,即可办妥有关手续。

除了线上党务,互联网企业党组织把学习教育也搬到了网上。京东集团党委、58集团党委推出党建微信公众号、在线课堂和“党建电子周刊”等载体,让党员能够随时随地学习党的知识。新浪微博党委、阿里巴巴公司党委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制作成漫画、H5等,受到年轻党员热捧。

青年党员李云昌至今仍然记得那场“党建知识人机大战”的盛况。中国共产党第96个生日到来之际,搜狗党委结合公司76%员工为技术研发人员的特点,组织党员与机器人“汪仔”开展问答竞赛。平时没机会与“汪仔”亲密接触的党员积极报名,场面火爆。

线上与线下连接,让互联网企业的组织生活更加便捷,富有活力。

58集团党委书记马兰介绍,集团各支部在公众号、微信群等线上平台发布活动通知、征求党员意见、收集活动感想等,并结合业务开展丰富多彩的线下活动。腾讯公司党委将每年7月15日定为“党员日”,在这一天表彰先进典型、开展志愿服务。这些活动不仅教育了党员,而且打破了许多党外员工对党组织的看法,吸引了许多非党员参与。

看得见的效应

“我没有想到,优秀员工在全公司占比20%,其中却有60%是党员。”阿里巴巴公司党委书记、高级副总裁邵晓峰说,无意间的一次数据分析让他对党员队伍有了新的认识。

党建工作释放的红利,使一些互联网企业欣喜不已。奇虎360党委书记齐向东说,公司党委在重大活动的网络安保工作中,总是组织党员冲锋在前。2016年G20杭州峰会期间,网站安全团队、安全服务团队、技术交付团队中的骨干党员全部参与进来,完成了8000多个网站的安全防护。

看得见的效应,让党建在互联网企业中的地位从边缘走进核心。许多企业选择把党员安排在重要岗位和关键岗位上,在意识形态的引领和把控上发挥他们不可替代的作用。

新浪微博月活跃用户达3.61亿,为守住舆论阵地,传播正能量,微博党委组织相关业务部门成立“舆情研判小组”。小组9名成员中,有5名党员、3名入党积极分子。小组每周召开一次舆情研判例会,及时发现、处置负面舆情,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去年7月,新浪微博一名党员坐国际航班回国,遇到一队身着统一服装的外国儿童。他发现这些儿童衣服背上绘制有中国地图,但地图上没有台湾。这名党员意识到,这个团队在走访国内期间,一旦因为这个问题形成舆情,将造成恶劣影响。他马上向公司舆情部门报告此事,使公司做好了舆情处置预案。

党建推动互联网企业肩负起更多社会责任,无形中提升了企业的美誉度和公信力。

“跑步鸡”“游水鸭”“飞翔鸽”……京东集团党委发挥电商优势,组织各党支部为贫困县在京东商城上开设地方特色馆,上线贫困地区商品超300万种,实现扶贫农产品销售额超200亿元,累计10万户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受益。京东品质电商、责任电商的招牌,在消费者心中更加闪亮。

党建带来的红色能量,也给许多互联网企业优化治理带来了启示。近两年,阿里巴巴的合伙人会议先后去了莆田和延安,给创业带来丰富营养,让他们坚守理想主义、坚持使命愿景。91科技集团将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一机制引入公司行政会议中,高层和普通员工都可以互相批评,促进了创业公司的科学治理。

方兴未艾中待解的课题

来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有网民7.51亿人,占世界网民总数的1/5,居全球第一。互联网相关经济规模在整体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比高达6.9%,仅次于韩国,排名世界第二。

面对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全国党建研究会副会长高世琦指出,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提高党的长期执政能力,必须高度重视互联网,特别是要切实做好互联网企业党建工作,牢牢掌握互联网建设主动权和话语权。

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副书记魏莞表示,互联网从业人员多为高精尖人才,有效推动互联网党建工作,有助于教育引导、团结凝聚互联网先进分子,促进网络空间良性发展。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方兴未艾的互联网企业党建,还面临一些待解的课题。

重视程度参差不齐。比如,有的互联网企业,党员有几千人,却只有两三名兼职党务工作者,效果自然差强人意。

技术优势的另一面是“技术孤岛”。互联网企业开发的很多党建信息化系统,智慧化水平普遍高于社会平均水平。企业内部的线上转接组织关系等一键完成的功能,在与外界对接时难以兼容。

也有专家提醒,互联网企业党组织在增强组织生活吸引力的同时,还要提升规范性,防止党建工作庸俗化、娱乐化。

多位专家表示,随着网络强国的建设,可以预见,互联网企业党建工作将越来越重要。回应现实难题,推进理论和实践创新,引领互联网行业健康发展,是各级党委必须直面的全新课题。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原标题:河北整治五类严重交通违法行为 农村成酒驾重灾区

中新网石家庄3月23日电 (李洋)河北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通报,该省开展为期一百天交通违法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查处酒驾、醉驾、毒驾、无牌无证、假牌假证五类交通违法行为。

据通报,近年来,在河北公安交警持续严厉整治下,各类严重交通违法得到有效遏制,广大驾驶人的自律守法意识普遍增强。但是,一些严重交通违法仍屡禁不绝,酒驾、醉驾交通违法由城市区向外蔓延的趋势较为明显,特别是农村地区,已成为酒驾、醉驾违法的“重灾区”。毒驾交通违法多发生在城市区、城乡结合部地区,一些大型货车驾驶人毒驾行为也引起了交管部门的高度警惕。无牌无证、假牌假证违法行为分布广泛,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尤为突出。

通报称,此次整治行动从3月22日至6月30日。河北公安交警将在全面部署、广泛打击交通违法的基础上,突出农村地区,有针对性的调整警力部署,在城市区进出口,高速公路上下站口、服务区、主线站,国省道路穿越农村地区、平交路口等部位设置执勤卡点,根据酒后驾驶、无牌无证交通违法行为多发路段、时段特点,灵活用警,扩大管控覆盖面。各地公安交警将抽调警力组建执法小分队,机动用警,直接深入农村地区开展执法活动。

据悉,河北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将不定期组织开展异地用警、交叉执法等多种形式的区域联合整治行动,避免执法干扰,确保执法效果。每周五、周六定为全省酒驾醉驾毒驾整治集中统一行动日;每月10日、20日为全省无牌无证、假牌假证集中统一行动日,最大限度压缩违法行为活动空间。

今年要去美国上市的国内娱乐公司不少。

视频领域,B站和爱奇艺都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招股书。直播领域斗鱼、虎牙、映客也都在计划着IPO。音乐方面,音乐也频繁传出将在2018年IPO的消息,但具体是在香港还是纽约上市目前尚未确定。

虽然这些互联网文娱公司很多也还没盈利过,但要去美国IPO的,怎么说日子都还过得去。

在大众没怎么注意到的角落,前几年上了新三板的娱乐公司,都在努力逃离新三板。这其中有在《偶像练习生》火了的乐华文化,有杨幂持股的嘉行传媒,有张天爱的经济公司喜天传媒,有吴晓波创办的蓝狮子传媒,还有电视剧《兰陵王》的出品方耀客传媒等等。

娱乐公司的新三板:挂牌热到摘牌热

如果你在《偶像练习生》里只记住了一个公司的名字,那这个公司肯定是乐华娱乐。这家公司在《偶像练习生》的第一期里被不同练习生反复以敬佩的口吻提及,它选送的练习生团体里,Justin、朱正廷以及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人气都不错。

在新三板上市时,乐华娱乐(乐华文化)同样是一家很被看好的公司。明星股东曾一度把乐华送上“神坛”。韩庚、周笔畅、黄征等明星都是乐华的股东,他们都通过乐华第三大股东西藏华果果间接持有乐华文化股份。

就在3月22日,乐华文化正式从新三板摘牌,停止股票交易了。

《偶像练习生》是今年1月19日开播的,1月31日,乐华摘牌的协议通过了公司董事会的审议。3月6日,乐华正式向新三板官方,也就是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提交了摘牌申请。到22日,乐华已经正式完成了摘牌。

乐华在公告中说的摘牌理由是这样的:目前公司股票流动性低、融资成本高,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的决策效率,降低成本,拟申请从新三板摘牌。

简单来说,就是融钱难,成本高,融不到。

在新三板,和乐华相似的情况不在少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数十家娱乐公司相继从新三板摘牌,包括电视剧《兰陵王》《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的出品方耀客传媒等知名公司。

今年已经申请或计划申请从新三板摘牌的公司数量也不少,其中有2017年新三板文娱业绩王“嘉行传媒”这样准备转板的,但更多的公司还是因为融资不顺利,业绩波动大而被迫逃离新三板。

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官方出具的2017年市场统计快报,截至2017年末,新三板挂牌公司中,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司共有261家,占总数的2.24%,比2016年末增加了33家。

但从2015年末到2016年末,挂牌企业总数增加的数量是124家。这一方面是新挂牌公司减少的原因,另一方面,则是从新三板摘牌的娱乐公司数量大幅增加了。

赵薇搞垮了新三板娱乐?

娱乐公司股价变动的原因有很多。娱乐企业业绩波动大,一个艺人的去留、一部作品口碑和票房的好坏,都有可能让一个娱乐公司的股价发生变动。

新三板娱乐公司鱼龙混杂,一些公司凭借明星股东或影视作品炒作股价,但自己公司业绩和营收水平波动又很大,就难免出现上了新三板反倒融不到钱的尴尬局面。

让这种尴尬加剧的原因是有关部门监管的加强。

2016年11月,赵薇和丈夫黄有龙共同注册了龙薇传媒。注册资本200万,但并未实缴到位。一个月后,龙薇传媒在未开展任何实际经营活动,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都为零的情况下和万家集团签订了协议,斥资30.6亿元收购上市公司万家文化29.14%的股份。

收购的资金包括6000万关联方借款、赵薇个人信用担保的15亿银行借款和15亿股票质押借款。用6000万自由资金撬动30.6亿,杠杆比例高达51倍,之后,收购交易被证监会终止,赵薇、黄有龙、孔德永等人都受到处罚。

有圈内人士表示,赵薇高杠杆收购万家文化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对文娱企业资本操作监管明显收紧。受影响的不仅是新三板公司,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娱乐行业公司对投资、并购案例操作都相当谨慎。

那些争取赴美IPO的公司,和挣扎着想从新三板逃离的公司,遇到的可能是同样的问题:监管收紧,在国内拿钱难了。

今年宣布将赴美IPO的映客,在去年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宣亚国际曾在去年宣布将要收购映客的主体公司蜜莱坞,交易历经七个多月,终于失败了。

在宣亚国际总资产、净资产和营收都低于蜜莱坞的情况下,宣亚国际计划以29亿借款,收购蜜莱坞48.25%的股权,蜜莱坞股东则以入股形式成为宣客国际的股东。

这样的操作本来是为了避免容易被监管部门重点审查的“借壳上市”行为,但也成了被重点盯防的原因。宣客国际为避免被检查,使用了全现金而不是股份交易,现金来源是向股东借钱。这样的行为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交易最终失败了。

类似的谨慎行为还有很多,政府监管从严,影视行业乃至整个文化娱乐行业的并购和融资的活跃度都有所下降。长城影视停止收购德纳影视,华录百纳终止并购欢乐传媒,宋城演艺募资超过40亿的定增披露方案8个月后无奈宣布终止……

没钱怎么办

没钱,对于影视娱乐行业来说,可以说是天大的事情了。影视娱乐行业公司现金流不佳是常态,制作影视剧要钱,制作综艺节目要钱,捧红艺人也要钱。上市、并购、增发、融资都受限的情况下,娱乐公司们想到的应对方法是监管相对宽松的发行企业债券。

发债是市场行为,受到的监控相对宽松,没有资金用途的特定限制。虽然在发行时间和金额上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但比起其他融资行为,受到的监管已经宽松很多了。

《寂寞空庭春欲晚》的出品方骅威文化去年曾计划以定增方式募资12亿,结果遭到了监管部门的严峻审查,最终定增失败。骅威文化在定增失败后发布了公告,将通过非公开发行募资不超过12亿元,用于电视剧及网络剧制作。

要定增成功并不容易。去年一年里,A股中定增成功的文娱公司也只有奥飞动漫和《老九门》《楚乔传》的出品方慈文影视两家。慈文影视的定增审批也是经历了19个月,定增的价格等相关因素都经过了多次修改才成功的。

在定增9亿终于被批准之后,慈文影视松了一大口气,转头又发了个公告表示要发行15亿的企业债券。

此外,去年光线传媒发行了10亿公司债券,赵薇和范冰冰持股的唐德影视发行了6亿债券,长城影视发行了8亿元债券,华策影视、华谊兄弟和当代东方等公司也都曾发行过公司债券。

发债券也许确实能缓解一时的经济困境,但拿到发债券的钱就随便乱花的公司也不是没有。去年发了6亿债券的唐德影视,就在没有电视节目制作经验的情况下,豪掷4亿从上海灿星手中购买了《中国好声音》的版权。之后闹出版权纠纷,节目也没有拍成。

借钱一时爽,还钱火葬场。发公司债能不能帮娱乐公司们活下去、能活多久,对于即将到来的清明节假期,或许是个十分应景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