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平台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扫黄打非办推进三大行动,严打利用APP商店传播有害信息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微博4月9日消息,按照2018年“扫黄打非”行动方案和第三十一次全国“扫黄打非”工作电视电话会议部署要求,从年初开始,各地“扫黄打非”办公室和网信、公安、文化、新闻出版广电等成员单位迅速行动,聚焦网络文化环境问题,组织开展集中整治,严格市场监管,取得了阶段性成效。近日,为推进“净网2018”“护苗2018”“秋风2018”等专项行动深入开展取得更大成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作出专门部署,要求各地各部门即日起至11月,围绕打击非法有害出版活动、淫秽色情低俗信息、新闻“三假”和侵权盗版等重点任务,抓住人民群众高度关心的问题,紧盯网上网下重要传播渠道,精准发力,重拳出击,持续净化社会文化环境。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强调,开展“净网2018”专项行动,将集中力量专项整治问题多发的五个领域:一是严厉打击利用云盘、APP应用商店传播有害信息活动,及时处置相关有害信息、淫秽色情低俗信息。二是查处违法违规网络直播平台,及时取缔地下网络直播平台,从严打击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平台和违法直播聚合软件。三是规范整治违法违规网络游戏,坚决下架未经审批上线运营的网络游戏,处置含有害和不良信息内容的网络游戏,打击淫秽色情、赌博类等网络游戏。四是大力整顿非法网络群组,严打通过群组贩卖色情信息的不法分子,对相关案件一查到底,摧毁整个犯罪网络。五是深入清理非法弹窗广告,严查登载含淫秽色情等有害内容广告的网站,严惩为淫秽色情网站提供资金或费用结算服务的网络联盟,斩断淫秽色情信息传播利益链条。

开展“护苗2018”专项行动,重在构建集政府监管、企业自律、基层参与为一体的“护苗”综合安全体系。组织开展中小学校园周边文化市场环境、涉未成年人网络有害信息两个专项整治,一是集中清查校园周边出版物及文化用品经营等场所,重点打击无证销售出版物、销售盗版少儿出版物和销售含有淫秽色情、暴力恐怖等内容的少儿出版物活动,确保校园周边文化环境规范有序;二是及时发现清理网上涉少儿非法有害出版物及信息,重点清查存在问题较多的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短视频、教育类APP等领域,确保网站、互联网应用软件等不传播防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内容。坚持打防并举,组织开展“绿书签”系列宣传教育活动,引导青少年绿色阅读、文明上网,自觉远离和抵制有害出版物和信息。

开展“秋风2018”专项行动,重在规范新闻出版广播影视传播秩序。一是严厉打击假媒体、假记者站、假记者及新闻敲诈勒索行为,坚决整治不法机构设立编辑部、假冒学术期刊发文牟利的黑色产业链条;二是坚决查处各类侵权盗版活动,包括利用网站、微店销售侵权盗版出版物、学校内部及其周边复印店侵权盗版行为。三是规范整治电子商务平台销售出版物行为,从严查处不严格履行主体责任、问题整改不力的电商平台,严肃追究销售非法出版物店铺经营者的责任。四是整治非法编辑出版图书报刊问题,收缴各类非法报刊,彻查编印发环节,打击违法犯罪分子,对违法违规的出版单位,积极会同有关部门坚决依法依纪处理。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负责同志介绍,今年“扫黄打非”工作部署早、行动快、开局好。年初,“扫黄打非”部门针对违法违规网络直播、网络游戏、邪典“动漫”视频等问题展开整治,取得明显效果,社会反响良好。在前期工作基础上,此次推进,强化研判、突出重点,着重明确各个专项行动的重点任务、时间步骤、方法举措,以及组织领导、案件查办、督导检查等具体要求,以推动专项行动抓实抓细抓到位,取得更好成效,大力营造积极健康的社会文化环境。

来源:@扫黄打非

来源:科研圈

聚焦在牙齿研究上的科学家,有的在找怎么补牙,有的在看怎么长牙,有的专门去找蛀牙研究古代人的生活。不得不说,这项工作真的酷爆了。

撰文 ESTHER LANDHUIS

翻译 卓思琪

审校 阿金

研究者小心操作着医用牙钩和牙钻来治疗牙齿问题,从我们远古祖先那不那么洁白的牙齿上“阅读”着他们的健康史。DRAGONIMAGES/ISTOCKPHOTO 研究者小心操作着医用牙钩和牙钻来治疗牙齿问题,从我们远古祖先那不那么洁白的牙齿上“阅读”着他们的健康史。DRAGONIMAGES/ISTOCKPHOTO

几年前,Dean Ho 被一块三明治磕了牙。虽然他的牙医帮他补上了,但没过几个月牙齿又开始摇摇晃晃。这是他在加州大学牙科分校工作的时,一个意外的“惊喜”。

“我觉得这是我一辈子最痛苦的事情了。”Ho 回忆道。他是一名生物工程师,带领实验室利用科学、工程理论解决着生物学和药学上的问题。

Ho 的牙根内部受到了感染,需要进行根管治疗。许多病人惧怕这个过程:牙医用牙钻钻到牙齿内部,然后刮掉受到感染的组织;之后,将牙齿上钻出的洞用类似橡胶的材料堵上。

不过 Ho 对这个填洞的过程却十分感兴趣。

他那时候其实不太明白牙根管是什么。这可能算是一个惊喜了,因为他现在在加州大学牙科学院工作了。但是他不对付病人,而是一个生物工程师。他领导着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用科学、工程的原则来解决生物和药学上的问题。

他躺在牙科椅上,嘴里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牙医工具,抬着手玩手机。哦不,他其实是在和牙医进行打字交流。

“你在做什么?”“会不会疼?”“还要多久?”

他的问题充满了手机屏幕。

而当根管治疗结束之后,Ho 又有了更多的问题——这次是作为一个生物工程师会提出的问题。他对牙齿填充材料感到好奇,所以问道:“嘿,伙计,这材料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有没有其他材料可以更好?”

这样的想法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了创造新材料的大门,为改善根管治疗造福后代铺设了道路。

不过,在牙齿上“灵光一闪”的科学家可不止 Ho一人。一位波士顿的生物学家在实验室培养牙齿的时候也受到了类似的启发。对一个考古学家,那些坏掉的牙齿如今也转变成了福音,其中镶嵌的 DNA 片段能为他们提供古代文明中人们饮食和疾病的信息。

更好的牙齿填充材料

感染会对根管病患带来疼痛。就算牙医对其进行了治疗,但填充牙齿空洞的工作并不完美。这一部位还可能存在着一些漏洞,给细菌留下了再次侵入的机会。

纳米金刚石尺寸微小、拥有规则的碳原子结构。该图展示了原子级别的纳米金刚石膜性。由于它多表面的结构可与多种分子相连,因此这些纳米颗粒常用于药物治疗。如今,它作为牙齿填充物也很受欢迎。 AmericanChemical Society/Dean Ho Group 纳米金刚石尺寸微小、拥有规则的碳原子结构。该图展示了原子级别的纳米金刚石膜性。由于它多表面的结构可与多种分子相连,因此这些纳米颗粒常用于药物治疗。如今,它作为牙齿填充物也很受欢迎。 AmericanChemical Society/Dean Ho Group

琢磨着这些问题, Ho 有了想法。Ho 的实验室近年一直在研究金刚石——这里可不是说的商店中闪闪发亮的钻石珠宝,而是超小尺寸的纳米金刚石。它们由一组组碳原子组成。每组比千分之一的头发丝还要小。2007年,Ho 的小组展示了这类纳米金刚石的碳碎片,它们拥有非同寻常的弯曲韧性和强度。这一特性允许这些碳碎片应用到其他重要项目上,比如携带细胞毒性药物去杀死癌细胞。至此,Ho 的团队找到了纳米金刚石更多的用处。利用该材料可以得到更加锐化清晰的医学影像,还能帮助骨骼再生。

此时,在牙医的办公室的 Ho 有了另一个主意。用纳米金刚石来制作更好的根管填充物如何?

和普通金刚石一样,纳米金刚石非常坚硬。把它们掺入材料可以增加材料的硬度。这些纳米金刚石也能很好的与化合物链接——比如杀菌药物。这些抗生素可抑制感染。将携带药物的纳米金刚石掺入到现有的填充材料之中,可以让根管治疗变得更加可靠。同时,Ho 认为,这样的材料能保护牙齿不再受到感染。

回到实验室,Ho 和他的同事便开始设计这一款新型填充剂。他们将这种材料和常用材料相对比。实验用的是已经从病人口中拔出来的牙齿。为了填充一颗受感染的牙齿,填充剂在填充的时候需是粘稠的状态,但是凝固后要变得坚硬。纳米金刚石能满足这一点。而且通过实验室的测试证明,它比传统材料坚固。

研究者创造了一种更优的牙齿填充材料,该材料和纳米金刚石结合在了一起。当掺入杀菌药之后,该种材料可以阻止细菌生长。至此,研究者已经在拔出的牙齿上测试了这种材料。AmericanChemical Society/Dong-Keun Lee 研究者创造了一种更优的牙齿填充材料,该材料和纳米金刚石结合在了一起。当掺入杀菌药之后,该种材料可以阻止细菌生长。至此,研究者已经在拔出的牙齿上测试了这种材料。AmericanChemical Society/Dong-Keun Lee

这一新材料确实可以抗感染。

研究者在两种材料的表面上散播细菌,发现新材料表面的细菌死得更多。

“如果有害微生物和填充材料接触,这个药物就发挥作用杀灭它们。”Ho 说。他的团队首先在两年前的 ACS Nano上报道了该材料。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利用该材料尝试着填补三个人的根管。病人在六个月之后进行复查,发现新材料状态良好,而且病人的牙齿也没有再蛀掉。研究者将这些资料报道在2017年的 PNAS 上。目前他们已经将实验扩大到30人。

Ho 希望将他的研究能够激励“未来的探险家去继续探索世界”,比如 Ho 自己还没上学的小孩。“如果让小孩子知道我做了什么,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很酷?向小孩子科普我的工作,恐怕比技术本身的应用带来的影响更大。”目前,Ho 已经和艺术家合作创作一本漫画书。这本漫画不仅仅解释了什么是纳米金刚石,还说明了纳米金刚石如何被应用。(点击查看漫画)

在实验室培育出的牙齿

有时候,牙齿烂得太彻底了,根管修复已经修复不了了。取而代之,牙医用颗假牙代替原来的牙齿,或者再重新种植牙齿。然而一般来说,假牙远不达不到理想的“取而代之”的效果。“人们不喜欢假牙,”波士顿塔夫斯大学牙科医学的生物学家 Pamela Yelick 说道。这是因为假牙不能像真牙那样去“感受”,也不能像真牙一样适应咀嚼。而且它还不便于清洗,佩戴也不舒适。

而牙齿种植有着相反的问题,Yelick 补充道。一般的牙齿连接着柔软的韧带组织,可以帮助吸收咀嚼力量。但是补牙和种植牙没有这种缓冲功能。这样一来,作用在假牙上的力或会让人感到疼痛,或让假牙破碎。

Yelick 考虑她的团队是否能优化这一点。她希望寻找到一种方法来帮助人们生长出新的牙齿。

Yelick 这一灵感最初来源于麻省理工(MIT)科学家的一场讲座。讲座上,研究者们谈论了为等待肝脏移植的小孩制作人工肝脏的研究。

什么是干细胞?

MIT 团队用干细胞来培养新肝脏。干细胞在人体内少量存在。它们除了自身可以分裂为特定的某类细胞(比如皮肤细胞,神经元或者骨细胞),还拥有生产各种不同细胞的潜能。对于这场讲座,Yelick说道:“我的思绪被吸引住了。当时我觉得这是个非常酷的主意!我们为什么不拿干细胞来培养一颗牙齿呢?”

为了实现这个想法,她的团队首先需要得到正确的干细胞——可以被养出任何细胞类型的干细胞。研究要拿它来培育牙齿。为此,他们需要一个便宜的牙齿来源。Yelick灵机一动,她找到一家猪肉厂,并说服他们为自己提供猪颌。

科学家在实验室培育出的牙齿。这里是一颗由干细胞培育得来的牙齿,干细胞是从猪的牙蕾上得到的。集中在中部的牙髓细胞,它被粉红色的牙质和搪瓷(深棕色)所围绕,坚硬的材料构成牙齿外部。WeiboZhang and Pamela C。 Yelick 科学家在实验室培育出的牙齿。这里是一颗由干细胞培育得来的牙齿,干细胞是从猪的牙蕾上得到的。集中在中部的牙髓细胞,它被粉红色的牙质和搪瓷(深棕色)所围绕,坚硬的材料构成牙齿外部。WeiboZhang and Pamela C。 Yelick

回到实验室,Yelick 的团队从可能成为臼齿的雏形中分离出牙蕾。

他们用现有的方法,在猪的牙齿上把稀有的干细胞从免疫细胞混合物中分离出来。(干细胞可以通过它们表面的蛋白质特征来识别。)研究者将干细胞放入盛满细胞营养液盘子里。盘子里还有一个支架。此后几个月,这些细胞慢慢长大,并组成了一个“漂亮的小齿冠”。这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功绩。该成果还登上了2002年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 )的头版。

从那以后,Yelick 的团队开始为人类培养牙齿。他们通常使用智齿或者正牙时拔下来的牙齿来分离干细胞。研究者希望未来这一方法能成为根管治疗的一个新选择。

当然,这个想法还没实现。但是他们一些思维雏形:他们用包含牙齿干细胞的凝胶,来取代传统的橡胶样材料填充坏牙。这些细胞拥有发展成任何细胞的潜力,而后他们可以组成牙齿的结缔组织。Yelick 表示,这样一来可以让干细胞原位生长,从而替代在根管治疗中已经刮干净的腐烂组织。

在人体实验之前,Yelick 先在猪身上进行了实验。实验花费了成百上千美元。研究还需要重复多次,以得到可靠的数据。Yelick 预测这项实验可能将在未来十年内在人体上实现。

考古金矿

Ho 在考虑怎么换牙,Yeilick 在考虑怎么长牙,而 Christina Warinner 却独钟爱于腐烂的牙齿。在她眼中,烂的越彻底,价值越昂贵。

Warinner 现在在奥克拉荷马大学工作。不过一直到2020年,她都在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做访问学者。作为一名分子人类学家,她的工作是分析古代骨头中的 DNA。她的目标是研究古代人的生活。“牙齿是骨骼中保存得最好的部分。”

研究生 NishaPatel(左)和 Christina Warinner 将古代牙齿中取出的样品放入离心机。这可以将细胞中的古代 DNA 分离出来。他们穿着防护衣,以防止样品被污染。ChristinaWarinner

古代牙齿最有价值的是哪部分?——牙菌斑。“你的牙齿上是不是卡满了这些玩意儿?”它变得和石头一样僵硬。这允许它跨越时间的长河保存下来。唾液里的物质会覆盖牙齿,在牙齿表面形成坚硬的矿物质层。这就让牙齿不像身体其他部位那样被分解。

从 Warinner 那里得知,被牙医从我们牙齿上刮掉的那堆坚硬物质蕴含着丰富的信息。这是因为牙菌斑中包含着来自食物、口腔细菌中或者是自身口腔细胞的DNA。通过分析这些基因信息,研究者可以得到关于古代人的饮食、健康信息。

“原始人饮食法”的真相

Warinner 的团队发现,导致现代人牙龈病的病菌同样困扰着古人。另外,牙齿上的信息揭示古代人的饮食“菜单”。她的研究表明,“原始人饮食法”这个词是有误导效应的。遵从这种饮食习惯的现代人不吃奶制品和谷粒。他们只吃水果蔬菜,和那些他们相信旧石器时代(约10,000~2,600,000年前)人会吃的东西。

在书籍和海报中,常常把“原始人饮食法”描绘成新鲜健康的食物。“我不否认早餐吃鸡蛋、鳄梨和蓝莓听上去确实很美妙。” Warinner 说。但遗憾的是,她的资料显示,“古人吃的东西并不比这些食物更好、更新鲜、更甜美,而且卡路里也没那么高。”

通过研究来自来自一个中世纪(公元1100年)德国的中年男子的牙齿,人类学家可以发现很久以前人们吃什么、得什么病。ChristinaWarinner 通过研究来自来自一个中世纪(公元1100年)德国的中年男子的牙齿,人类学家可以发现很久以前人们吃什么、得什么病。ChristinaWarinner

比如说,古代野生鳄梨可食用性几乎为零——至少它比不上如今便利店里卖的丰满的哈斯鳄梨。至于胡萝卜和西蓝花,Warinner 认为这些还没有出现在,而是直到16、17世纪时才引进的。古人吃的蔬菜是跟木头一样硬,而且多纤维、粗糙不堪。今天我们则把这些视作野草或者装饰植物。另外,Warinner 补充道:“今天许多人不会把旧石器时代的食物看做是食物的。”

Warinner 回想到:小时候,有人给了她一本带有埃及象形文字的邮票集。她震惊于其中所描述的古代世界。不久之后,她就对科学产生了兴趣。年轻的她并不曾想过会融合历史学和生物学元素,但这却是现在她正在做的事情。

“我喜欢研究自然世界,理解那些事情怎么运作、为什么而运作。”在大学时代,Warinner 接触了考古学。她迷上了这条能够交织这各种其它科学的道路。“通过这门学科,我可以看到一些关于人类过去的问题。”而且,“用生化工具和技术”她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非常喜欢这样的工作。”

Warinner 的研究让她跑遍了全球。她曾在巴西伯利兹中美洲丛林火炉般的天气中进行挖掘,也在美丽寒冷的墨西哥山脉地区中翻土探索。

最近,Warinner 去了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脉。她和考古学家们一起进行了这次高海拔考古之旅。这次是研究那些居住在世界上环境极端、高海拔的古代人类。在那里,食物和其他资源十分稀少。

团队通过挖掘的骨骼中提取 DNA 框架来重组人类基因,试图解决哪一群人最早出现。现在,他们正在尝试识别出基因遗传特点,从而确认古代人克服此处寒冷、强光和低氧的条件。

Warinner 向学生建议:“保持你的好奇,打开你的思维。我曾经也从未想到现在能做这么有趣的研究!”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cenewsforstudents.org/article/cool-jobs-drilling-secrets-teeth

马秀岚,李静

“大家都挺盲目的吧,等于现在是一地鸡毛。”无人货架企业领蛙的天使投资人蒋海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对如今的无人货架行业评论道。

半年时间,无人货架行业的风口悄然过去,一些企业离场,一些企业为了讲故事把无人货架变成了智能货柜。除了已经宣布转型智能货柜的企业便利蜂,本报记者从多位无人货架企业的市场推广人士和智能货柜生产商处了解到,果小美、猩便利、每日优鲜等都在准备布局智能货柜。

风口半年就结束了

无人货架行业的风口来得也快去得也快。友盒便利创始人陈惠鲁告诉本报记者,友盒现在也在尝试从货架运营模式和供应链做调整,来适应行业的变化。“从年初开始很多玩家都退出了,目前大概还剩四五家吧。资本的态度也在改变,无人货架企业的模式上必须有更多的创新,单纯的铺货架而不做经营的优化,猩便利已经证明了这条路不可行。”

无人货架行业在2017年下半年迎来风口,最疯狂的时候行业涌进来50多家企业,融资额近30亿元。

2018年初,猩便利便传出裁员、撤站,便利蜂也被爆出现裁员转型。

3月14日,据便利蜂内部员工爆料,便利蜂除现有的8个智能货柜试点城市及3个欲铺城市之外,剩余38个已铺设简易无人货架的城市将全部撤站。并在之后宣布进行智能货柜转型升级。

便利蜂由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在2016年12月创办成立,涉及便利店、无人货架、共享单车三个业务。除了宣布无人货架点位数迅速达到5万点位以外,便利蜂还在去年12月收购了领蛙。

“便利蜂、猩便利在去年下半年行业最火时,都犯了一个错误,单纯认为我的点位多,这场仗就赢了。其实不是这样。”陈惠鲁说道。苏宁小店项目负责人鲍俊伟则表示,一些企业在商品上做补贴,目的就是为了冲到一定单量,然后去融资,但是后来却融不到资,“因为那个数字有可能是假的,是高补贴之下砸出来的假数字。”

蒋海炳至今仍觉得无人货架是一个很好的模式,但在资本进入以后被无限制的补贴和恶性竞争搞垮了。“纯粹拼点位数不计货损,整个行业都搞坏了。而且这是个破伤效应,一旦搞坏了,再想恢复难度就非常大,甚至回不来了。”

据蒋海炳介绍,领蛙2014年在杭州成立,运营一年多以后接近盈利。500个点位做精细化运营,一个货架每天60元到70 元的流水,每月有1500 元的流水,货架的成本在300元左右,铺货的沉没成本大概是在2000元,这样算下来基本能实现盈利。“其实这是一个慢活,一年就做400、500个点位,但在资金狂砸之下,一个月就要求做500个点位,在指标之下就会放松选择的标准 。”

不同于蒋海炳,在原创始人、远望资本创始人程浩眼里,无人货架还是一个没有被验证的商业模式。他告诉记者,无人货架的风口就持续了半年。“普遍的VC都认为无人货架的风口结束了,甚至很多VC当时就不看好这个赛道。”

“全凭用户的自觉太考验人性了,事实也证明跑在头部的几家运营得不是很好。”作为早期投资人,程浩在考察过无人店、无人货架、智能货柜等多个赛道后,选择投资可以规避货损的智能货柜。

程浩认为出现问题的企业不排除内部管理上存在问题。“一线城市还没铺好就去拓展二三线城市,200人规模的企业还没做好,就去拓展到30人的企业。”他以P2P行业做类比,融资P2P必须得放大规模,但一放大规模,风控就变弱。如果继续下去未来就会出现很多坏账。

智能货柜替代货架

“收购国贸、总部基地、中关村、望京一带的30人以上(企业的)点位,有意者私聊,另招收商务BD。”3月26日,在记者加入的一个无人货架商务BD群内,便利蜂的市场推广人员发布了收购点位信息。此后的几天,这样的状况一直在持续。

便利蜂在宣布转型升级智能货柜后还在进行市场扩张工作,行业一个普遍的做法是从其他企业那里买点位,根据行情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记者从上述人士处了解到,便利蜂目前在北京地区的市场推广人员近200人,分20个小组,且还在持续招人。每开拓一个点位销售得到提成300元,每月每人有7个智能货柜的任务,达不到7个后面将临淘汰。除此之外,入驻后企业员工在货架上买东西基本都可以享受满减活动。

而在入驻的企业标准上,多位便利蜂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标准比之前严格了,还有审批流程。“部分区域是30人规模的公司才可入驻,像国贸、大望路、总部基地、中关村,还有一些其他写字楼密集的区域30人规模可入驻,其他地区一律50人以上规模才可入驻。”该人士对记者说道。同时,他向记者展示了如何用话术撬走竞争者的点位。

虽然对于转型智能货柜的原因和成本问题,便利蜂方面并未给出回复,但是多位便利蜂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因为货架的货损率太高,不得不做出转型。

3月初便利蜂无人货架宣布升级为智能货柜,给出的解释是,智能货柜能够有效解决无人货架的货损痛点,实践中能够减少90%以上的货损问题。在此基础上,由于通电、在线的特性,运营方能实时掌握每个点位的库存信息,补货会更加精准、及时,也因此有条件推出高单价、短保商品满足用户需求。

猩便利公关在4月4日告诉记者:“我们也考虑了有些点位存在货损高的情况,所以会以智能货柜部分替代货架,目前还在测试阶段。”

对此,鲍俊伟直言:“我觉得与用什么设备没关系,核心还是基础运营能力的问题,包括供应链建设和物流体系建设。”他认为,无人货架是重模式,运营成本过高,除物流和供应链建设,每天还要维护货架和盘点货物。他透露投资者在每日优鲜、便利蜂和猩便利中更看好每日优鲜的模式,因为相比其他几家,每日优鲜有自己的前置仓和供应链,竞争力在于成本比别的企业低。

3月21日记者在便利蜂总部大厦内体验了“蜂小柜”智能货柜,扫码开门取出商品后,商品信息和价格会出现在结算页面并进行自动扣款。据悉,这款货柜采用的是RFID(射频识别)技术,目前的智能货柜采用的技术分为RFID、重力感应、视觉识别等几种。但无论是利用哪一种技术的智能货柜,目前都远未达到成熟和大规模普及的程度。而且智能货柜的成本不菲,价格在几千元到1万元不等。

国内无人店解决方案服务商YI Tunnel也在研发智能货柜,其智能货柜采用视觉识别技术。该公司创始人吴一黎告诉记者,RFID技术的成本在于需要大量的人力将芯片标签贴到商品上,因为目前RFID技术在零售业还未利用到生产端。每一个芯片的成本大概0.3元,人工贴一个标签的成本在0.2元到0.3元,一个商品单是标签的成本就在0.5元。而且采用这种方式依然不能从根本上规避盗损,消费者撕掉标签,放在冰柜里,将东西直接拿走,则依然无法完成付费。

一天冒出一家厂商

据吴一黎介绍,目前做智能货柜的厂商很多,基本一天就有一家厂家冒出来。

“我觉得已经是风口,现在看智能货柜的投资人太多了。”程浩说道。程浩投资的哈哈零售创始人樊伟告诉记者,每天会有四五个投资人来跟他们接触。程浩认为,智能货柜本身还不够成熟,自动售货机比较成熟但不智能,未来智能货柜会逐渐取代自动售货机。他同时强调智能货柜不是由无人货架行业发展催生的,其核心不是办公室场景,对标的是传统售货机。智能货柜因为价格更便宜,支持的货品更多,适用的场景也更多,相比办公室无人货架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有上千亿的规模。

在程浩看来智能货柜正在成为一个新的风口,但是在蒋海炳看来,无人货架企业去做智能货柜,只是在讲另一个故事而已。“最基础的商业模型不通,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收集这些用户数据还不是卖东西吗?难道收集完这些数据是为了卖数据吗?”

蒋海炳认为现在最基础的单门智能货柜的成本在7500元,将如此高成本的设备放在办公室场景,硬件成本两年内很难收回来。鲍俊伟认为设备的成本必须要控制在2000到3000元 ,如果超过这个成本则很难赚钱,因为补货和运营成本至少在20%以上,且商品的毛利做不到30%。

鲍俊伟透露,苏宁的做法是,以苏宁门店为中心,在每个店周围选择质量好的企业放30组货架,目前货架数量在数千个。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苏宁在宣布进入无人货架领域时,同时布局了无人货架、自动售货机和智能货柜。鲍俊伟介绍,大部分入驻企业还是以无人货架为主,但是在一些盗损率高和客户有要求的地方则放置智能货柜,社区等半开放场景则放自动售货机。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让更多的人不敢随意做这个事情了。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不然的话动不动就有人跳进来做,把我们的成本就拉高了。”提及无人货架行业这半年的变化,鲍俊伟说道。

原标题:巴西前总统卢拉表示将入狱服刑

新华社巴西圣贝尔纳多-杜坎普4月7日电(记者陈威华)巴西前总统卢拉7日说,他将根据联邦法官莫罗的要求,自行前往库里蒂巴联邦警察局报到并入狱服刑,但他坚称自己“无罪”,并表示将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是卢拉自莫罗针对自己发出逮捕令后首次发表公开讲话。卢拉说:“我没有犯罪。我没有躲起来。我会去当面告诉他们,我并不害怕他们,我将证明自己的清白。”

莫罗5日签发逮捕令,要求卢拉在巴西当地时间6日17时前到库里蒂巴联邦警察局报到并入狱服刑,否则警方将对他采取行动。随后,卢拉前往位于圣贝尔纳多-杜坎普的巴西钢铁工人工会总部并一直没有离开。卢拉在逮捕令限期内并未根据要求向警方报到,警方也表示暂不对他采取行动。

巴西司法机关在2014年启动的大规模反腐调查中认定,包括卢拉在内的多名政坛重要人物与国企巴西石油公司贪腐案有关。去年7月12日,卢拉被判贪腐和洗钱罪名成立,获9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今年1月24日,巴西联邦地区法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定的罪名,并将刑期增加至12年零1个月。

二审后,卢拉辩护团队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人身保护令申请。4月5日凌晨,联邦最高法院11名法官以6比5的投票结果作出不支持人身保护令的决定。卢拉辩护律师克里斯蒂亚诺·扎宁5日说,本月10日他们还有权向二审法院提交质询请求,向联邦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提出其他请求。但莫罗就此回应说,其他上诉“不会改变卢拉犯罪的事实”。

卢拉在目前巴西国内进行的所有关于总统选举的民调中均获最高支持率,但根据巴西《清白档案法》,他一旦入狱服刑将不能参加总统选举。卢拉所在的劳工党坚持将卢拉注册为该党总统候选人,最终将由高等选举法院判定其候选人资格是否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