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原标题: 学校回应:已成立专班调查

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日前,网友“陶崇园姐姐”发长微博称,其弟弟陶崇园就读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期间,因“长期遭受导师压迫,被迫叫导师爸爸、给导师买饭打扫卫生、被导师阻止深造”等原因,最终“实在受不了了”,于3月26日清晨在学校跳楼自杀。

3月31日,封面新闻记者从陶女士处获悉,目前学校暂未给出处理方案。

校方回应封面新闻称,事件发生后,学校已成立“专班”进行调查和处置。

家属:

“长期受导师压迫所致,还被迫叫导师爸爸”

陶女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她弟弟陶崇园现年26岁,是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三的学生。几天前,陶崇园突然告诉母亲,“妈妈,我受不了了,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摆脱王某老师”,并于3月26日一早,从学校楼上跳下。

陶女士说,弟弟死后,家属通过查看他的聊天记录和个人物品,才知道弟弟在读研究生几年期间,“长期被导师王某压迫,被要求每天晚上八九点钟到导师家里做事、长期为导师买饭、被迫叫导师爸爸,想摆脱导师深造却被其阻止”。

陶女士在网上贴出多段聊天记录截图,并介绍网名为“90级本—王攀”的人,为导师王某,网名为“sunshine”的为弟弟陶崇园。

这些聊天记录显示,“90级本—王攀”经常要求“sunshine”在规定时间内为他买饭、在晚上规定时间内到他家里打扫卫生,甚至连找不到眼镜也会要求“sunshine”到家里帮找。

而“sunshine”则在“90级本—王攀”的“坦坦荡荡地说出那六个字”的要求下,回答称“爸我永远爱你”。随后,便一直称呼“90级本—王攀”为“爸爸。”

陶女士介绍,陶崇园当初因学习优异,被保送华中科技大学读研,但被导师王某以“读研期间每年补助5000元生活费、优先推荐进入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读博或访问”的书面承诺留了下来。

她认为,最终导致弟弟崩溃的原因,系弟弟想离开导师王某,去其他导师处深造,却被王某多次阻止,“这样一来,他既无法出国,也不能继续深造了。”

陶女士一并贴出了王某与其他导师的聊天记录。





不过,截至目前,校方和当事导师并未就网友“90级本—王攀”就是当事导师本人做出确认或回应。

当事导师:

暂未对事件做出回应

3月31日,封面新闻记者多次尝试通过学校公开电话联系当事导师王某,以求证QQ聊天记录的真伪,并听取他对此事的回应,但由于是周末,记者未能与其联系上。

截至目前,当事导师也未通过官方渠道对此事进行回应。

封面新闻记者从武汉理工大学官网“导师风采”一栏了解到,被指责的导师王某,男,1971年生,教授、工学博士、博士生导师,2003年7月—2005年6月在武汉理工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2000年任校批控制与决策研究所所长,2009年底参与创立武汉理工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并任副主任,现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通讯评审人、教育部科技奖励网络评审专家。曾任教育部博士点基金通讯评审人、湖北省青年科协理事、武汉模糊理论与工程学会常务理事、武汉理工大学“十五”重点科技发展领域“智能控制技术”领导小组副组长。

学校:

已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置

3月31日,封面新闻记者通过短信,就“事件调查到什么进度、学校将如何处置”等问题,采访武汉理工大学相关负责人。

学校宣传部工作人员短信回复:

我部现就您关心的问题回复如下:3月26日,我校一在读研究生校内坠楼身亡。公安机关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事件发生后,学校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置相关事宜,已经将初步调查情况向家属进行了反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原标题:(国际)沙特拦截胡塞武装一枚导弹

新华社利雅得3月31日电(记者王波)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发言人图尔基31日说,沙特防空部队当天成功拦截了也门胡塞武装发射的一枚导弹。导弹碎片造成一人受伤。

图尔基在一份声明中说,当地时间10时16分,沙特防空部队探测到胡塞武装从也门境内向靠近边境的沙特奈季兰省发射一枚导弹,沙特防空部队予以成功拦截并将其摧毁。导弹碎片落到了居民区,导致一名印度籍打工者受轻伤。

25日晚,胡塞武装向沙特境内发射了7枚导弹,其中3枚射向沙特首都利雅得,但均被沙特防空部队成功拦截并击毁。一枚导弹碎片落到了利雅得一处民居,导致1名埃及打工者死亡、3人受伤。沙特方面称,证据显示胡塞导弹来自伊朗,“沙特保留在合适时间和合适地点对伊朗进行还击的权利”。

2014年9月,也门胡塞武装夺取也门首都萨那,后占领该国南部地区,迫使也门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避难。2015年3月,沙特等国发起代号为“果断风暴”的军事行动打击胡塞武装。作为报复手段,胡塞武装经常向沙特境内发射导弹。(完)

原标题:英国在希思罗机场强行搜查俄航飞机

本周四,一架俄罗斯航空公司所属飞机从莫斯科飞抵伦敦希思罗机场后,遭遇英国官方强行搜查。俄罗斯外交部就此向英国提出抗议。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英国搜查人员登上这架俄航飞机,要求机长及所有机组人员离开,遭到机长拒绝,英国搜查人员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继续搜查这架飞机。搜查过程中,机长被锁在驾驶室里,机组人员被迫离开。

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称,这是一次严重的挑衅,违反了国际法,这样的做法非常危险,是不可接受、不负责任的。希望国际社会给予关注。

事发后,俄罗斯驻英大使馆赶往机场交涉,俄航驻伦敦办事处也对英方检查过的飞机再次检查,以防“意外发生”。(央视记者 孔琳琳)

据《一线》消息,鲜花电商品牌Flowerplus花加已经有多名高管相继出走或离任,这些高管分别是苏春姿、徐明、蒋先福和卓凡,另援引消息人士称,花加于近期陷入资金枯竭传闻,线下店运营状况不佳,上海、深圳、成都等地的线下花店已陆续撤店,大批员工离职。

不过,随后COO卓凡就出来辟谣,他在朋友圈发文称自己“被”离职,否认了离职传言。

今日也联系了花加方面的相关人士,该人士向界面记者表示,卓凡仍担任着Flowerplus花加COO的职位,负责公司的整体运营,其他几位在新闻中提到的离职高管中,蒋先福是花加投资人,只是双十一期间过渡阶段以营销顾问的身份暂时性指导市场营销的工作,之前原定计划三个月,现在时间已到所以离开,但依旧是花加的投资人和股东。徐明和苏春姿的离职属于正常的人事变动,并且苏春姿继续有持股。

有媒体报道称苏春姿已经加入一家名为“零衣计划”的创业公司,不过据接近苏春姿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苏只是投资了该家公司,实际上并未有任职。

另外,上述人士表示,线下店是花加去年12月启动,今年1-2月陆续落地的项目,与永辉超市合作。原本就有自营和加盟两种模式,加盟也叫城市合伙人,现在是试点阶段。

从2016年开始,鲜花电商市场一度十分火爆,资本陆续进场,各家间的补贴战也打的激烈。Flowerplus花加、花点时间两家鲜花电商,在同一时间段接连获得了上亿元的融资。早前也有媒体报道,2014年至今,鲜花电商平台野兽派、最美花开、花点时间、roseonly、FLOWERPLUS花+、鲜花说、泰迪鲜花等相继融资,总额已经达到了6亿元。

但是,数据不透明且品质难以保证却是整个鲜花行业存在的痛点。新三板上市企业爱尚鲜花在其公开转让书中自曝“刷单”,2013年-2015年7月期间,爱尚鲜花共刷单26万笔,刷单费用支出175.46万元,刷单产生的虚假收入累计三千万元。

另外,不同于其他实体的物品,鲜花有其特殊性,在运输中需要专门的保护,必要时还需使用到专业的鲜花冷链运输,一旦试图降低成本,就会难以保障鲜花的品质。

看来,在外界看来充满着浪漫气息鲜花电商,一旦上升到商业化,这条路或许也并未有那么好走。

以下为花加官方回复:

花加迅速发展壮大的同时,人事变动和调整是综合公司业务和员工个人意志两方面的结果,属于正常的人事变动,文章中的“多名高管相继出走或离任”乃对我司的恶意解读。

作为线上鲜花订阅电商平台,“超级物种” 线下花店是花加与永辉超市合作探索的新尝试,考虑到商业模式、盈利模式、人员成本、线下把控等综合原因,目前我司综合“品牌自营”和“城市合伙人”两种模式,未来将进一步发掘花加品牌衍生的新营收增长点,且上海、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仍有若干家门店继续运营,文章中的部分内容,如“全部承包给个人运营”、“线下店运营状况不佳”,此内容为对真实情况的恶意虚构,缺乏事实依据。